㎝🍸

【瑞金吸血鬼paro】Nightmare(三)

胖胖藤哥的吸血pa第三发别说了,我爱他

青沼苍一:

第二章传送门




第三章


【流血、疼痛描写】




喧闹的集市上充斥着小贩此起彼伏的叫卖声,夏天的食物容易腐败,每个摊贩都想尽快卖完库存,趁着没到中午太阳最强烈的时候收拾回家。


一个披着浅白色斗篷的身影闪身进入小巷子里,帽子遮住了他大部分的容貌,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这条巷子潮湿阴暗,如同蠕虫一般隐藏在小镇的角落里。


格瑞在一家破败的木门前停下脚步,锈迹斑斑的门环上是一个狰狞的狐狸头,看上去似乎不怎么欢迎陌生来客。


还未等他触碰到门环,门“吱呀”一声,从里面开了一道缝隙。


“是我。”格瑞把帽子往后一扯,露出半张脸。


“还真是个意外的客人啊。”屋内的人轻轻笑了声,“进来吧。”


 


自从格瑞那天和金分别起,已经过了好几天了,那个金毛的家伙再也没有挂着傻乎乎的笑容出现在教堂后院的篱笆后面。格瑞到附近森林去试图找到他的踪迹,却在离教堂不远的小树林里发现一堆横尸野外的小动物尸体——以及大量干涸血液和拖拽的痕迹。


心脏被不安的感觉紧紧缠绕着,先前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格瑞快速蹲下身检查,撒了几滴圣水在血迹上,那血立刻被蒸发,变成了浅红色的灼热雾气,很快便散去了。


这无异是金的血。


格瑞眉头紧蹙,会在这附近活捉血族的,只有鬼天盟了。


鬼天盟可以说是抓捕血族规模最大、也是最疯狂的一个联盟,有的人是为了得到奖赏,而有的则是为了名望,归根结底他们共同的目标只有一个——猎杀所有的血族,并且手段极其残忍,这也是为什么鬼天盟有些见不得人的原因。这个联盟集结了各色各样的人类,能管理好如此庞大的组织,他们的首领,鬼狐天冲,也一定不是等闲之辈。


十三世纪开始,由人类发起的恶灵生物歼灭运动,有个更加冠冕堂皇的名字——异端审判。鬼狐曾经特地来他的教堂登门拜访过,极有诚意的邀请格瑞这样有实力的神父加入他们,美其名曰“肃清异端”。


不过当时,格瑞当然是大门一关,将他拒之门外。


 


“格瑞大人,您是改变主意,想加入我们的组织了吗?”鬼狐眯起了狭长的桃花眼,带着些许笑意,恭敬的将他迎入酒吧楼上一间干净整洁的会宾室。


“少来那套。”格瑞不耐烦地说道,“我问你,你们是不是抓到了一个金发的血族?”


鬼狐也没有懊恼,摊手耸了耸肩:“不要这么见外嘛,格瑞大人。我想你说的大概是那个有漂亮蓝眼睛的小吸血鬼吧?怎么,您对他有兴趣?”


“他在哪?”


“格瑞大人,您知道我们这个组织的目的是什么。不论是狼人、吸血鬼还是女巫,这些怪物都对我们人类有着威胁,人类太弱小了,根本无法抵御他们可怕的獠牙,所以我们才集结起来,团结一致对抗外敌,这样才能更好地保护所有人。格瑞大人,您作为伟大的神父,拥有天生的驱魔能力,为何不愿帮我们一起排除异己呢?这些怪物,是需要肃清的……”


“够了!”


也许是听见格瑞语气不善,在酒吧大厅里坐着的几个血猎纷纷侧目,蠢蠢欲动地盯着这个陌生来客。


“您别激动啊,格瑞大人。”鬼狐悄悄向旁人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不要轻举妄动,脸上却依然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虽然我不知道您与那个小吸血鬼有什么渊源,不过……看您好像很担心他的样子?不过是个嗜血的怪物罢了,您别是被他给蛊惑了吧?”


格瑞下意识地摸上腰间的佩剑,拇指抵上剑鞘,语气又冷了几分:“你想怎样?”


“您放心,我可不敢违背您的意愿,只不过,就算是我同意了放走他,鬼天盟的其他猎人可不同意啊?毕竟是只残暴的吸血鬼,本来就是理所当然的该被处刑。如果您真的想要回那只吸血鬼的话……倒也不是不可以……” 他顿了顿,毕恭毕敬地继续说道,“格瑞大人,我非常真诚的邀请您,希望您能加入鬼天盟,为我们的驱魔大业做出伟大的贡献。”


鬼狐狡黠的笑容在格瑞眼中却是无比碍眼,要不是顾忌这边是鬼天盟的地盘,又怕他们会伤害金,他早就抽出剑架在鬼狐的脖子上了。


“好,我加入,但是我唯一的要求是,放了金。” 权衡利弊之后,格瑞没打算再跟他废话,愿意加入也只是暂时的缓兵之计。这种邪教组织,绝非善类,都是一群被利益冲昏头脑的刽子手罢了。


“我真是不能理解,您为什么要对一个残忍嗜血的吸血鬼这么上心呢……”


“少废话。”格瑞的耐心几乎已经被消磨殆尽,鬼狐这才见好就收,挂着一成不变的笑容说道:“您也知道,这种怪物对我们威胁很大,所以他被关在森林东边一个鲜有人知的地方了,您请跟我来。”


鬼狐谄媚的为格瑞打开大门,让他走在前面,同时朝大厅里的血猎们使了个眼色。


 


临近晌午,即使是在森林里也依旧燥热难耐。格瑞跟在鬼狐后面,时刻警惕着周围。


“格瑞大人,这里就是了。”鬼狐拨开一片茂密的灌木丛,赫然出现在眼前的,是一片贫瘠的空地。锈迹斑斑的十字处刑架孤零零的伫立在空地中央,下面是堆积着的干柴火,尽管四周空旷无人,但格瑞没由来的感到一阵心慌。


这里就是噩梦里曾出现的地方。


“我警告你,最好别耍花样。”格瑞捏紧了腰间配着的刺剑,质问道:“他在哪里?”


鬼狐颇有些无奈的摊了摊手,不着痕迹的拉开了些与他的距离,“您还真是关心他……”


突然从身后不远处传来细微的响动,格瑞的瞳孔骤然紧缩,冷不防一发火枪子弹不知从哪射出,他下意识的向左侧躲闪,可子弹还是打伤了他的右臂,格瑞捂着流血不止的手臂,半跪在地上喘息着。


“不愧是格瑞大人,反应倒是挺快的。”鬼狐见计划没有得逞,心里的几分懊恼却丝毫没有在脸上显示。


身后又响起了填充火药的响声,格瑞低着头耐心等待着出手的最佳时机。


三……二……


“砰!”


格瑞猛地一个就地翻滚,火枪在他的脚边炸出一个小坑,他立刻拔出腰间刺剑冲向鬼狐,尽管灼热剧烈的痛感让他行动顿时迟缓了不少,鬼狐也只是用匕首堪堪阻挡他的突刺,脸颊上也被划出一道血痕。


手臂上的伤口正在快速消磨他的体力,格瑞没有力气再发动进攻,他死死握着手里的佩剑,多少明白了鬼狐的意图。


“放心,我不会杀了你的……至少现在不会。”鬼狐一声令下,早已埋伏在周围的鬼天盟众人将格瑞牢牢钳制住,他用力挣动了几下,一把银制火枪赫然出现在眼前,漆黑的枪口对着他的额头。


“劝你别再做无谓的挣扎了,老老实实做诱饵吧。”鬼狐说罢,一群人把格瑞绑了起来,动作十分粗暴的拖向空地中央,脸上满是计谋得逞的笑容:“我说过的吧,异教徒,统统都要被消灭,这便是鬼天盟的大义,你包庇一个吸血鬼,便是不净的存在!”


“你们给我住手!!” 带着愤怒的一声喊叫拉回了众人的注意力,一个小小的身影渐渐从阴影处出现。


“你终于舍得出来了啊,为了抓住你,还真是费了我们不少力气呢。”鬼狐的声音带着些少有的咬牙切齿,“明明只是个肮脏低劣的吸血鬼,有什么资格活在这世界上?我们人类,才是这个世界的主宰!”


金根本无暇顾及鬼狐在说些什么,他的注意力全在格瑞受伤的手臂上,还有敌人手中指向格瑞的火枪。他认识那帮血猎,先前在树林里企图抓住自己,但当时的记忆缺失了一大块,依稀记得那些血猎想用圣水和银枪对付他,等他意识回归时,地上已经横七竖八的躺着一堆干瘪的尸体。金不敢再回教堂,他怕连累格瑞,更怕自己已经是一个真正嗜血的怪物了,所以才选择躲了起来,没想到……


“你真卑鄙……!”金死死攥着拳头,指甲在掌心都掐出了痕迹,肾上腺素在迅速飙升,愤怒让他的脑袋有些不清醒。


血族是不能在太阳下暴露过久的,得想个办法救下格瑞……


“劝你别再动什么歪心思了,双手举起来,乖乖被绑在十字架上吧,不然……”鬼狐猛地一脚向格瑞腹部踢去,将他踹倒在地,眼神中满是狠戾。


“住手!不要伤害他!”金的心脏仿佛都被揪成了一团,懊悔、自责、愤怒,所有的情绪都混杂在一起,让他呼吸都有些困难了起来。格瑞之所以会中鬼狐的陷阱、甚至受伤,只是为了救他……


鬼天盟众人的枪口对准了自己,金低下头,咬咬牙,一步步朝阳光里走去。


耀眼的阳光刺痛着他苍白的皮肤,很快便有了灼伤的痕迹,金蹒跚地走到鬼狐面前,光是保持站立的姿势就已经让他几乎耗费全部的力气了。


“别犯傻了……你快逃……唔!”剧烈疼痛让格瑞视线有些模糊,头顶的太阳也令他一阵阵眩晕,他只能勉强睁开眼,看着金被绑上十字架,自己却无能为力。


一切都和梦境里的如此相似。


鬼狐恶狠狠的踩上格瑞受伤的右臂,泄愤似地继续碾了几脚,嘲讽道:“你们倒是相亲相爱。不过说起来,还真要感谢您呢,格瑞,多亏了你,才能把他给引出来。”


“……在你眼里,仅仅是不同的种族,就全部都要诛灭?哪怕很多血族根本没有伤过人?!”金用着最后一丝力气冲着鬼狐大声质问着。


“谁在乎你的手到底干不干净?况且吸血鬼本身就对人类有着天大的威胁,被处刑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吗?”鬼狐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嗤笑,仿佛听见了什么有趣的笑话。“这个肮脏腐败的世界,早就应该进行肃清了,可惜,不是所有的人类都是团结一致的。”


“我承认你很强,格瑞,可为什么偏偏要为了救一个吸血鬼……”


“呵,什么大义……不过是你痴心妄想统治这个国家罢了……”格瑞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用语言刺激着鬼狐。


鬼狐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强压下怒火,继续扯出笑容:“放心,杀死那个怪物还是比较困难的,还是先从我们敬爱的神父大人下手吧。”他举起手中的火枪,对准格瑞心脏下三寸的地方。


“可不能让你死的痛快……好好欣赏最后的表演吧。”


捆在手腕上的粗绳早已将金的双手磨出血痕,即使用力挣动也于事无补。几个血猎手中拿着火把,看向他的眼睛是空洞麻木的,却依旧充满了对金钱的欲望。只要把这篇区域最后一个吸血鬼处刑,就能获得一笔可观的报酬,不用愁一家人的生计了。


这个贫穷国家的昏庸国王早已被鬼狐天冲洗了脑,被花言巧语骗取了信任,鬼狐总是向他描述那些恶灵是多么可怕,会生生撕开人的脖颈,导致国王每天活在对血族、狼人、女巫的恐惧之中,鬼狐趁机聊表忠心,愿意替他铲除魔物,国王几乎是当机立断的掏空了国库,让他建立鬼天盟这个组织。


鬼狐打着什么算盘,所有人都心里有数,却依然甘心为他卖命,也是觉得这个国家——是时候易主了。


也许他们的手段残忍又血腥,可是谁没有一些自己的私心呢?无非都是想在这个黑暗的时代挣得一席之地罢了。


有些血猎曾经也是虔诚的基督徒,是昏庸的国君被迫让他们舍弃自己的信仰,双手沾染鲜血。


鬼狐扣在扳机上的食指一点点向内弯曲。


金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他已经活了几百年了,又怎么会不知道这一切。秋对他说过,以后一定会有一天,人类可以和血族和平共处,你要坚持活下去。在看着自己的同族一个个被消灭,甚至自己的姐姐也消失不见之后,他却依然怀着可笑的梦想,以为只要不伤害人类、抑制自己的本性,这个世界依然会温柔的善待他。


——温柔?这种无聊的词,我已经很久没听过了。


生为血族,本身就是一种罪恶。


——温柔最是无用。


金身上被灼伤的地方渐渐失去痛感,原本空虚无力的身体感受到了一份不属于他的力量,他对于这种感觉再熟悉不过了。一股股黑烟萦绕着他的周身,金发失去了原本的光泽,变得一片惨白,眼眸也染上了鲜血的红色。隐隐听到有人在呼唤自己的名字,是……格瑞的声音。


是格瑞对身处黑暗中的我伸出了温暖的双手,如果是为了他,我愿意独自一人遭受上帝的惩罚。


金视野中变得一片漆黑,意识慢慢被抽离,堕入最深层次的黑暗,冥冥之中只能听到自己的声音轻轻在耳边回响。


——既然如此,那就让我再罪加一等吧。


 


“啊——!!!”鬼狐的手腕被一股黑烟缠绕上,手中的火枪甩了出去。


那股黑烟看似没有实体,一旦接触皮肤立刻会被腐蚀,鬼狐咬牙切齿的看向处刑台,上面早已没有人影。他捂着自己受伤的手腕,对突然的变故有些错愕。整片树林都弥漫着黑烟,连刺眼的阳光都变得黯淡,一时间惨叫、哭喊声充斥着每个人的耳膜。


格瑞终于用手里藏着的锋利石头磨断了绳子,掌心已是鲜血淋漓。他转动了一下手腕,从地上跃起,一下踹开鬼狐,快速向金那里跑去。尽管黑烟似是有意识的避开触碰到他,可身上依然布满了烧伤的痕迹。他无暇顾及伤口和已经流血到麻木的手臂,急切地想确认金的情况。


金被逐渐变得浓重的黑烟围绕着,只能隐约看到他的脸,那副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的样子让格瑞心刺痛了一下,他伸手试图把金从里面拽出来,黑烟灼伤了他的脸和手臂,在接触到血后,变得更加肆虐猖狂,从骨子里透出的对鲜血的渴望突破了临界点,地上多出了一具具的干尸。


 


“金!!你给我清醒点!睁开眼好好看看,这种结果就是你想要的吗?!”


那双殷红的双眼迟缓的眨了一下,怔怔的看向冲自己大喊的那个人。意识被拉扯回了现实,金逐渐看清了格瑞的脸。


——我只是想保护你。


——不想看到有人因为我再受伤了。
我不会……把身体交给你任意支配的。即使天生有着对血的渴望,但我也有着常人无法比拟的血族力量,我想成为像姐姐一样,做一个强大又温柔的人——保护着他人,又不会让自己受伤。


金周身的戾气渐渐消散,恢复了以往澄澈的蓝色眼眸。他望向格瑞,却看到他蓦然脸色大变。


“小心——!”


“砰!”


金错愕的僵直在原地。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在枪声响起的那一刹那,格瑞冲上了挡在了他的身前。金下意识的搂住他,却摸到了一手温热粘稠的的液体。


怀里的身体渐渐支撑不住,跪倒在地。




——TBC——





评论
热度(135)

🍧🍧🍧

凹凸/mha常住民(最近很忙,咸鱼中)

瑞金/安雷/轰出/胜出(倾向)/大三角狂魔

你是我的心呀,你是我的肝@青藤
这是备用粮食,炒来吃还是煲汤呢?@yuko

话废语死早,扩列戳私信掉落企鹅
活在空间,多戳戳我我就会活在小窗!
希望有人话痨我(。•́ωก̀。).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