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

【瑞金吸血鬼paro】Nightmare

这是我家藤哥送我的宝物!!他是神!是光!!是我霸霸!!!我要给他投递连环膝盖!!!!

青沼苍一:

神父格瑞x血族金


小虐怡情 刀里藏糖 糖里有毒 预计三章完结 1.5w字左右


 @厘米→究极咸鱼兽 送给你的文 




神父:信奉上帝,认为人生来便是背负着罪恶,需要忏悔来乞求原谅,隶属教会。


血族:无需进食、休眠,依靠血液生存,“吸血鬼”是人类对这种超自然生物的蔑称,银制品、圣水会对他们造成伤害,但要完全杀死一个血族需要神父的力量。


血猎:十三世纪开始,人类发起异端审判(恶灵生物歼灭运动)时由人类组成的猎杀血族的队伍,可以得到国王的奖赏,后来渐渐演变成一种职业。




第一章


 


像是在睡梦中突然被人扼住了脖颈,或是整个身体骤然坠入深渊下的冰水中,四肢百骸中每一个毛孔都浸泡在冰冷刺骨的液体里,想张口呼吸氧气,胸口被重压,肺叶收缩到极限,任何一处关节都无法动弹。努力的睁眼,却只能看见模糊的一片灰色。


过了良久,似是从梦靥中恢复过来了,依然有些心悸,深深呼出一口气,蓦然发现自己并不在教堂里。场景中的一切像是被蒙上了一层纱雾,周围黑色的树木都以奇怪扭曲的形状歪斜着。他惊悚的发现自己依然没法移动自己的手脚,只有眼球能勉强转动,身体甚至没有踩在实地上,有那么一瞬间,他几乎认定自己已经死了,正以灵魂的状态漂浮在半空,俯瞰着大地。


这一方空间像是沉寂多年的一具棺木,沉重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却没有意料之中的腐朽气息。


“哑——”乌鸦刺耳的尖叫划破了寂静,黑色的树林深处传来一阵阵骚乱声,他费力的抬眼朝那个方向望去。


周边的景物骤然转换,由可怖的黑色变成了刺眼的红色,就像是一种指引,带领他到森林深处的一个古老处刑台。脚下是一群模糊的人影,手中举着火把和烧得火红的铁锥,他们的嘴无声的一张一合,似乎在不断地重复喊叫几个词语,五官狰狞的挤在一起。他努力的想分辨出被绑在处刑架上的人是谁。


是正午时分,需要在这种特殊时刻,并且特地来到鲜为人知的十字架刑台来处决的,除了上古的血族——也就是血猎们热衷于狩猎的“吸血鬼”,还有谁要这样大费周折才能杀死呢?


场景里一切依然是模糊不已——除了即将被处刑的那个吸血鬼,周身轮廓清晰可见,有一头柔软的金发,但是有些失去光泽。他很确信自己不认识这个陌生的吸血鬼,但也不想再观摩这一场酷刑,无奈自己的身体依然不受控制,甚至连简单的扭头都做不到。


忽然,刑架上的可怜身影轻微的挣扎了一下,接着缓缓的抬起头。似是能捕捉到他的存在,直直的望向他。


他们对视的那一瞬间,那样直接撞进他的心里的纯粹眼神,不应该是一个吸血鬼所拥有的。嘴唇一翕一合,在呢喃着什么,或许是在向他求救的信号,但是周围依然寂静无声。


他什么都做不到,即使于心不忍,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处刑的那刻。直到铁锥刺入吸血鬼心脏的那瞬间,眼前天旋地转,身体坠入了更深的黑暗之中,唯一记得的,便是那双湛蓝的眼睛。


 


从深层的梦靥中惊醒,轻轻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昨夜的噩梦接连不断,眼下都有些淡淡的青影。他从小小的木板床上起身,拿起床头矮桌摆着的十字架挂坠紧紧握在手中。


缓缓推开教堂沉重的大门,他重重呼出一口浊气,清晨泥土的气味还是很好闻的。


这是一座坐落在森林边缘的哥特式教堂。夸张高耸的塔尖富有十足侵略的意味,大抵是很久没有人来祷告了,墙体有些破损,篱笆也断了好几截,充斥着颓败落寞的气息。


这位银发男子便是教堂里唯一的神父了。他只知道自己有一个属于他的名字——格瑞;可对他而言,这仅仅是个代号而已。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在他年幼时,其他祭司、牧师陆陆续续都离开这里之后,他依然选择留下,每天按照一成不变的流程祷告、修炼,活脱脱像个人偶。他是个有着奇怪的执着的人。


不过今天,格瑞决定先到后院去巡逻。


昨天下午有一群自称吸血鬼猎人的家伙,自说自话在教堂周围布置了一些专门针对抓捕吸血鬼所制造的陷阱,美其名曰他们要保护神父。神父大人颇有些不屑,但也没有拒绝,这些没本事的血猎八成是把这块破地方当做实验的地方了,再说那种一看就掺了假的银制捕兽夹,毫无力道可言,用来抓野兔说不定更好些,吸血鬼不是白痴,就不信哪个家伙会蠢到真的踩上去。


虽然心里这么想,但还是不放心的去检查了一圈。


 


格瑞觉得,刚才的想法完完全全是错误的,希望耶稣能够原谅他犯下的糊涂念头。


吸血鬼里真的有白痴。


他瞥了眼坐在木床边缘的那个“白痴”,轻轻叹了口气。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救一个素不相识的“敌人”,但一定要说的话,他们在梦境里似是有过一面之缘,那双灵动的蓝色眼睛和金发,的确结结实实的烙在他内心深处了。


拧干在清水里浸泡过的毛巾,蹲下身子,敷在眼前金发少年的脚踝上。


“嘶——”少年不禁倒吸一口冷气。捕兽夹力道并不大,但还是嵌入了皮肉之中,有些流血。脚上的伤口传来阵阵刺痛,他想把脚收回来,但格瑞一下子握住那细瘦的脚腕,眼皮都不抬地说:“别乱动。”


闻言,少年果然不敢再挣扎。他一直局促不安的隔几秒就抬头看向墙壁上挂着的耶稣受难图,身体与十字架镶嵌在一起的画面是在让他觉得不好受。


“……谢谢你救了我,原来教堂里也有好人啊!”许是气氛有些尴尬,那个少年主动开了口,“我叫金,呃……我不是故意进你的后院的。”


“格瑞。”神父大人替他用纱布包扎好了伤口,用着一贯的教训口吻,“你怎么一点都没有警惕心?作为血族,竟然随便跟着一个神父进教堂?”


金的身体瞬间紧绷了起来,以致声线微微有些发抖,却依然尽量保持着自然平稳的语调,“血、血族?我……我不是……”


微弱的反驳声在格瑞听来实在有些滑稽,但看着面色苍白的男孩,突然有些于心不忍。


“你别紧张,我不会伤害你。”他顿了顿,又补充道:“那些陷阱是血猎放的。”


格瑞自己都有些难以置信,独身一人了那么多年,本以为对周边的一切都会漠不关心,可居然去救了一个毫无自保能力、看起来就呆呆傻傻的吸血鬼。


“为什么你知道我是血族?”金眨了眨眼睛,似乎对自己的话是百分百的信任,渐渐放松下来,“我相信你是个好人!知道我是……是吸血鬼还愿意帮我,其实血族就是吸血鬼啊,他们就是喜欢冠冕堂皇的称呼而已。”


格瑞愈发好奇这个无比缺乏常识的吸血鬼是怎么活到今天的。


“我是神父,自然看得出你是什么物种。”


格瑞这才注意到,他浑身上下都脏兮兮的,不是说吸血鬼都是自称贵族,对华丽无实的外表尤其看重,经常把自己打扮成中世纪的贵族模样;反观这位裹着大小完全不合身的粗麻布上衣的男孩,要是忽略他两颗与常人不同的虎牙,确实很难相信他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吸血鬼。


他决定先带金好好的清洗一番,又给他拿来自己干净的旧衣服。


“我进来了。”格瑞推开浴室的木门,看着这个毫无防备之心的小吸血鬼趴在浴桶边缘舒服的眯起眼,一边吐着泡泡。狭小的空间里充满了雾气,格瑞无意间看到,那具白皙纤细的身体上,肩膀、后背、腰间都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疤,有些像是利器划伤,但更多的是对于神父来说最熟悉不过的伤痕——银器造成的灼伤。


格瑞不愿去猜想他经历了些什么。


他回到卧室,望着墙上那副耶稣受难像,出神良久。


“格瑞先生!你真是个好人!”换上了合身的衣服后,金湛蓝的眼睛都能蹦出小星星来,看向格瑞的眼神都变了。不知道怎么表达感激之情的小吸血鬼,一天给神父大人发了好几张好人卡。


眨眼已是下午,黄昏的颜色浸染了整个天空,落日熔金,太阳与地平线交接的地方被染得一片血红。


“啊,我该走了!明天我还会找你玩的!再见!”金便匆匆的从后门跑出教堂,有些逃跑的意味,转身朝他挥了挥手后,彻底消失在了森林深处。


希望他不会有事才好。惦记着金脚上的伤口,和有些天然呆的性格,格瑞转身回到了教堂大厅,开始做晚上的祷告。


 


“格瑞!格瑞!”


第一缕阳光还未将清晨的雾霾散去,格瑞就听到从教堂后院传来的大呼小叫。


这家伙……还真是说来就来啊。格瑞走到后院,一眼便看到金笑着向他挥手。


“我可没空陪你玩。”他有些头疼,感觉自己招惹上了一个麻烦精。再怎么说吸血鬼也是长生不老的,看金这个年纪,虽然外表不超过16岁,可起码活了上百年,还真的是什么都不懂。除了给垂危者祈祷和听取他人的忏悔,这位小吸血鬼似乎忘了,驱魔也是神父的重要职责之一。


“诶……可是我都好久没跟人正常说上话了呀!难得碰到愿意搭理我的人,还对我这么好,不像其他的家伙,一言不合就砍我。”金委屈的对对手指,站在篱笆外面踟躇着不敢踏进后院,即使这道屏障残破不堪,他一跨腿就可以进来。


格瑞轻轻叹了口气:“随你了。”说完便转身朝教堂里走去。


“……”金见这位冷漠的神父大人难得松了口,刚想跟上去,但抬头看了看哥特式的教堂,墙身上雕刻着的十字架图案让他浑身都不舒服,心里发憷,“那个……你能陪我去树林玩吗?”


“不能。”


甩下这句话后,格瑞的身影便消失在这栋古老的建筑物里,即使是白天,也掩盖不住哥特式教堂给人带来的那种沉郁厌世的气息。在踏进门槛的时候,格瑞微微侧头瞟了一眼。


金依然站在那个破损的篱笆外面,脸上纠结的小表情一览无余。以为格瑞已经走了,便蹲在地上开始玩泥巴。


忽然又传来了脚步声,金尖尖耳朵动了动,一抬头发现是格瑞又出现在面前,惊喜的喊道:“你要陪我玩吗?”


格瑞摇摇头,问:“脚伤好了?”


“是啊!我恢复能力可是很强的!”像是要证明自己真的已经元气满满了,金原地蹦跶了几下。


格瑞这才稍微放心了些,接着往地上撒了一堆米粒。


“……你真是个恶魔!”金声音都抖了起来,愤恨的看了格瑞一眼,却又克制不住自己想数数的欲望,趴在地上开始数起了米粒。


“原来民间传说里,血族都有数数的强迫症是真的啊……”格瑞自言自语道,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饶有兴致的看他数了一阵后便又离开了,对身后小声的咒骂充耳不闻。





评论
热度(656)

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哥别杀我!

约稿长期开放,来敲我
板头来自@ori七叶
不混凹凸了❛‿˂̵✧
第五人格
杰佣
激烈混邪,轻微洁癖,稍有良知

❤这是我老婆@青沼苍一 ❤

这是今天的晚餐@yuko

这是草药精@泽漆


人蠢骚话多
来跟我互动呀嘻嘻

© cm🍸 | Powered by LOFTER